他年似隔世

他是我的太阳啊。

【伞修】你怎么不死?!

#摸鱼  欢脱向  叶修视角
#短得不得了
#ooc慎

 
  默默点支烟,平复下心情……
  
  才看到苏沐秋躺在血泊里像是翘辫子了,还没来得及伤心。一转头就又看到这货盯着跪在地上哭沐橙,注意到我的目光还一脸便秘样的看过来。
  ……真是好不容易才憋出来的伤感又被硬生生的咽回去了。
  
  苏沐秋茫然的看着我,应该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看我顶什么用。我这样想着耸了耸肩,抬手拍了拍沐橙。
  
  沐橙好像没有注意到他哥哥还站在旁边,埋头只顾哭不理我。
  
  我只好起身对苏沐秋说“别干看着啊,沐橙都快伤心得来陪你了。”说我还伸手推了下苏沐秋,本以为会穿过去,没想到还真能碰到。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舍不得离开。”
  
  苏沐秋闻言回头,嘴角勾起似是在笑。
  “当然舍不得。”

今个陪基友打游戏,突然觉得该装一下逼,于是我用很深邃的语气说:“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没想到他哼了声,说:“走走走,1v1。”
???

【聊天体】四大心脏聚会引发的爱恨情仇

【四大心脏聚会引发的爱恨情仇】

私设时间为夏休期,四大心脏去H市聚会,ooc慎。

  

【沐雨橙风】:[瑟瑟发抖.JPG]

【沐雨橙风】:你们把叶修怎么了?[假装是叶修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照片]@全体成员。

【百花缭乱】:是谁!?是谁干的这好事?我请他吃饭。[喜极而泣.JPG]

【寒烟柔】:…………[笑了出来.JPG]

【迎风布阵】:蛤蛤蛤蛤,笑die。

【一寸灰】:前辈们,队友爱呢?

【海无量】:被老叶当烟抽了。

【一寸灰】:呃……[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JPG]

【索克萨尔】:张佳乐前辈,吃饭就不必了吧。

【夜雨声烦】:啊张佳乐,队长的意思是吃饭就算了,Boss可以给我们几个,你要是实在感谢就把冠军给我们吧,我们真的不介意你这么做。

【百花缭乱】:……诶?

【生灵灭】:吃饭就不必了,Boss和冠军倒是可以给我几个。

【石不转】:吃饭就不必了,Boss和冠军倒是可以给我几个。

【大漠孤烟】:干得漂亮,新杰。

【石不转】:嗯,队长。

【百花缭乱】:……谁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王不留行】:就是四个大心脏去吃饭,然后其他三个心脏集火叶修的故事。

【风城烟雨】:王队厉害了。(只用几句话……)

【沐雨橙风】:王队厉害了。(……我就听懂了)

【风城烟雨】:咱很有默契啊,沐橙。

【沐雨橙风】:那是当然,云秀。

【沐雨橙风】:不对……我刚才想问什么来着……

【战斗格式】:苏沐橙前辈,叶修前辈他没事吧?

【迎风布阵】:没事没事,那家伙就是醉了而已。

【战斗格式】:谢谢魏琛前辈。

【海无量】:哎,真是乖巧懂事的后辈啊。

【战斗格式】:……谢谢前辈夸奖?

【海无量】:叶修有个这么关心他的后辈真是好运气啊,我怎么没有呢。

【战斗格式】:前辈说笑了。

【冷暗雷】:方大大,别调戏邱非了。

【海无量】:没啊。林大大,我怎么会调戏别人呢?

【冷暗雷】:这样啊。

【海无量】:吃醋了?

【冷暗雷】:并没有。

【海无量】:那我吃饭去了,下了。

【冷暗雷】:…………

【一寸灰】:林敬言前辈,方锐前辈真的吃饭去了……

【冷暗雷】:…………

【鸾辂音尘】:[忍笑.JPG]

【生灵灭】:好了小戴,别玩手机了,该睡了。

【鸾辂音尘】:好吧队长……

【索克萨尔】:少天也别玩得太晚。

【夜雨声烦】:好好好好,话说队长你现在在哪?今天不回来了了吗?

【索克萨尔】:嗯,飞机票订在明天早上,刚才喝了些酒,头有点晕,我就先睡了,大家晚安,少天晚安。

【夜雨声烦】:队长晚安啊!

【百花缭乱】:喻队晚安。诶,黄少天你只说这么点话是怕吵到喻队吗?

【夜雨声烦】:嘘。

【百花缭乱】:好吧好吧,我也睡了。晚安。

【夜雨声烦】:安。

【沐雨橙风】:想问的话还没问……怎么都睡了。算了,晚安大家。

【喻黄】喻的记忆

〖私设黄少天由药物引起“苏萨克氏症候群”
  
苏萨克氏症候群:苏萨克氏症候群是一种医学上的罕见病症,病因不明。全球已知病例仅240例。患者大脑出现病变,只记得发病前的记忆,发病后的记忆最多只能维持24小时。发病者主要是20至40岁。并伴有头痛、畏光等症状,视力、听力及平衡能力也会受到影响。
  
  
  本文为黄少天视角。喻队黑化慎!喻队黑化慎!ooc慎!〗
  
  
  
  
  我睁开眼,微弱的的阳光透过窗帘挤进屋子里,虽然没照到眼睛里,但视网膜还是火辣辣的痛,好像那什么电影里的吸血鬼,诶,什么电影来着,算了算了不想了脑阔疼_(:з」∠)_
  
  下意识地抬手遮住眼睛,却不小心惊醒身旁人。
  
  诶,诶诶诶诶诶!身边怎么还有人,昨天晚上有吗??这货谁啊,哪冒出来的?!
  
  “少天?”那人轻轻一唤。
  
  啧,长得挺好看,在哪见过?诶不对不对,都到我床上了,肯定是认识的……吧?好方,我昨天做了些什么啊,怎么搞了一个大男人到床上!强X?迷X?呸,黄少天你不能污要优雅!
  
  
  
  “嗯……。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你是谁啊?你没对我做什么吧?”我揉了揉太阳穴,强忍头顶传来的阵阵撕心裂肺的痛。
  
  
  那人眼底划过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奇怪得我也被这种情绪感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感觉,总之心里变得空落落的,不过这个心可能本就没装什么东西。
  
  
  “抱歉,”那人翻身下床,在床头柜拿起本笔记递给我,“我叫喻文州,你可能不记得我。不过你看看这笔记应该就会明白了。”
  
  
  我接过,翻开一看,确实是我的字没错。笔记就是讲了些我是谁,我在哪,我得了什么病之类的。内容不多,没过多久就看到最后一页,这页上就只有一句话:
  
  【相信你面前这个男人。】
  
  
  看完后我把笔记还给了喻文州。
  
  然后他笑着说:“少天,今天想去哪玩呢?”
  
  我摇摇头,反正隔天就忘,去玩也没有意思“不想去,你陪我唠唠嗑呗。”
  
  “好”他坐到我身边“少天想聊什么?”
  
  “文州……”我挤了半天才挤出来这个名字,因为喻文州叫我少天,我直接叫人家‘你’什么的怕是不太好。抬眼看了看他,他貌似很高兴听到我叫他名字。我舒了一口气,看来没叫错。“你不上班吗,我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为什么能天天陪我,还有你和我什么关系啊?为什么愿意天天照顾我这个拖油瓶?”
  
  “嗯……这个嘛,我们现在都在夏休期,也就是放假,不用上班。医生说你的病很快就会好了,只是上次被砸到脑袋留下的后遗症而已,最多一个月就好。至于什么关系,呃……,朋友关系吧。不放心你就过来照顾你啊。”
  
  
  刚问的时候还怕语速太快他听不懂,现在回答的这么流利,果然是“我”最信任的人。
  
  “呃……你说我头是被砸了才得病的?你可不要哄我?”我摸了摸头,虽然痛得要命,但确实没有什么肿的地方,要是被砸了失忆的话,那不知道砸得多重,肯定没个大半年消不了,从笔记上看我是夏休期后才失忆的,就算吃了灵丹妙药也不会才几周就好的这么彻底吧。
  
  
  喻文州还是微微一笑,真真配得上君子如玉这四个字。“少天……莫不是不信我吧?”
  
  “……怎么会。”
  
  
  “中午了啊”喻文州看了眼表,“少天饿了吧,想吃什么?”
  
  “嘛……都可以的。文州你随便弄点就好了。”
  
  “好。”
  
  
  
  眼睛好像不太好,模模糊糊的只看到看喻文州拿了什么东西转身进了厨房,估计是什么调味品吧。
  
  我无聊的在房间里打转,突然感到一股热风。什么鬼?我抬头,隐约看到个长方形箱子挂在上面,还闪着橘光。这应该叫空调吧,我就说怎么这么热。
  
  诶,不对。
  
  
  我尽量小声的跑到窗帘边,犹豫了下就扯开窗帘向外看。阳光刺得眼睛生疼,外面的景色令我心里一颤。
  
  这散落满地的枯黄叶片还有零星几棵红枫,明明是秋天啊。
  
  
  “又被发现了吗?少天真是聪明呢。”声音由远渐近。
  
  
  糟了!

【喻黄】蓝雨的食堂

原著向,ooc慎,私设多。
时间为喻黄两人退役的前一天晚上。
祝食用愉快(。・ω・。)ノ♡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看起来软软的头发在台灯下映出类似栗色的光,他伸着手,指腹摩挲着蓝雨全队合照上喻文州的脸。
  已快凌晨3点,他还是毫无睡意,想到12点的发布会后就要离开蓝雨,他怎会睡得着。
  
  晚饭估计已经消化完了,肚子抗议的咕咕着。他犹豫着要不要去蓝雨食堂吃点宵夜,踌躇了会还是放弃了这想法。忍忍吧天亮就好了。

  他不是懒得走,只是不像看到深夜的食堂里没什么人,冷冷清清的,他觉得这像他退役以后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最近总是把本来和退役没什么关系的事硬生生的扯在一起。
  他抱起相框翻了个身,嘟嚷着好饿好饿好饿。思绪慢慢飘进了食堂。
  
  
  蓝雨中午的食堂是很热闹的。
  
  每天基本上都听得到类似的声音:
  “诶,郑轩郑轩!你靠里面点,挡到我了!”
  
  “让让让让,汤要撒了!”
  
  “压力山大啊,又不是几天没吃饭了,至于挤成这样吗?”
  
  “那你别挤啦!给我让个位。”
  
  “…………”
  
  
  这时,喻文州会看着蓝雨食堂里一如既往的热闹场面,露出标准的心脏微笑,默默拿出带来的各种吃食,等队友一窝蜂的来抢这些小点心时,拉起黄少天就去打饭。
  
  而他们打饭回来后,队友们才一边笑骂不厚道一边跑去打饭,且他们总是会留一些点心给喻文州和黄少天。
  这是蓝雨队员之间的默契。
  
  想到这,黄少天不禁失笑,真当自己看不出来他们是故意让自己和队长先打饭嘛?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小感动啊。
  
  
  
  
  
  
  不知什么时候黄少天抱着相框意识有点迷糊了。模模糊糊间将将才有的睡意被突如其来的闹铃一下子打没了,要不是这闹铃是录的喻文州的声音,估计黄少天会砸了它。
  
  黄少天揉揉眼睛准备去洗漱,一动,怀中的合照相框就啪唧一声掉了下去。他有些心痛的捡起来,盯了半天后,才把合照放到行李箱里。
  
  
  
  来到食堂,人意外的少 。
  
  黄少天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番,只看见喻文州站在他们常坐的位子旁,手里拿着个小盒子,还有两份早点,他见黄少天走来,轻声笑了笑。
  
  
  黄少天话比人先到“诶,队长队长队长队长,站着干嘛啊?等我吗?啊队长,那盒子装的是什么啊?”
  
  喻文州看黄少天走过来坐下,他也很自然的贴着黄少天坐了下去。喻文州摇了摇盒子,笑着说:“先保密。对了少天,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唔……”黄少天叼着小笼包,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还没想好,可能去当个主播啊解说之类的吧,其实我还是挺想留在蓝雨做个指导什么的,你呢队长?”
  
  “我的话……可能回去荣耀管理层吧,前几天冯主席让我去参加培训。”
  
  “那敢情好啊,以后就要队长你多多关照了。”
  
  “嗯,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些事要做呢。”
  
  “咩事?【什么事(百度来的_(:з」∠)_)】”
  
  “我想跟一个傻瓜表白。”
  “……唔,好啊队长我去给你助攻啊!不过她是谁啊”黄少天心里莫名一紧,但还是说到。
  
  “嗯,是一个职业选手,话有点多,是现在的第一剑客,性格很阳光,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心思很细腻,还是全联盟最优秀的机会主义者。他好像喜欢了我好久,我也一样,不过碍于身份和媒体都不敢说出来,不过我们都要退役了。恩……他跟你长得一模一样啊。”
  
  喻文州站起来,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两枚男式对戒,一枚上刻着“Ywz”一枚刻着“Hst”
  
  喻文州极力平稳声音,尾音却还是止不住的发颤:“那么,黄少天先生,你愿意收下戒指吗。我知道这有些唐突,你可以拒绝。”
  
  谁料黄少天笑了起来,他清了清嗓子说:“咳咳,我愿意收下戒指。喻文州先生,你很幸运,能找到一个阳光帅气开朗活泼又这么爱你的男人”
  
  喻文州笑着,笑得眯起了眼睛。他握住黄少天的手,为他戴上了戒指。
  
  
  “很好,喻文州先生。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啦。”
  
  “是你是我的人才对,我的少天。”

我们仍不知道叶修说了什么

【全员聊天体】我们仍不知道叶修说了什么

ooc慎,私设【防风】为方士谦,时间为愚人节。
cp:江周,林方

【海无量】:蛤蛤蛤蛤,我跟你们讲,叶修他刚才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无量】已撤回一点消息

【君莫笑】:抱歉抱歉。

【生灵灭】: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事

【鸾辂音尘】:队长我来啦(。・ω・。)ノ♡
【假装是截屏.jpg】顺便@【冷暗雷】

【风城烟雨】:噫,方锐这是被拖走了吗(眯眼笑)

【鸾辂音尘】:噫,林大大也不出来管管。

【冷暗雷】:打了电话,他不接

【百花缭乱】:刚才拿东西路过林敬言,突然觉得好冷。。。

【索克萨尔】:从字里行间都能感到浓浓怨念。

【夜雨声烦】:噫噫噫噫噫!老方老方你咋了?!叶修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把你怎么了!你快说话啊!@【海无量】

【冷暗雷】:兴欣的人呢?

【鸾辂音尘】:好像没有诶。话说,你们不好奇叶神说了什么吗?

【夜雨声烦】:叶修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说了什么还不让人知道。

【一枪穿云】:前辈他……说了什么?

【鸾辂音尘】:噫,叶神什么时候对枪王大大下的手?

【无浪】:咳咳咳。

【一枪穿云】:江,别生气,不是那样的。

【生灵灭】:小戴别乱说话。

【鸾辂音尘】:哦(委委屈屈)

【无浪】:没事的,肖队不用在意。

【一枪穿云】:江

【一枪穿云】:不是那样的……

【无浪】:哎,小周我很伤心啊。

【一枪穿云】:江,别生气。

【无浪】:小周……

【一枪穿云】:嗯?

【无浪】:我这么伤心你都不表示一下吗?

【一枪穿云】:好吧,我表示下。

【无浪】:小周准备怎么表示(笑)。

【一枪穿云】:江。

【一枪穿云】:愚人节快乐。

【鸾辂音尘】:噗(周队,江副,队长,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

【风城烟雨】:小周原来这么会说话啊。

【一枪穿云】:。。。。呃

【无浪】:小周对我就不害羞啊?

【一枪穿云】:嗯。

【无浪】:这不是疑问句啊……算了,小周开心就好。

【君莫笑】:噫,辣眼睛。

【海无量】:噫,辣眼睛。

【迎风布阵】:噫,辣眼睛。

【鸾辂音尘】:兴欣的出来了!@【冷暗雷】

【海无量】:小戴妹子这么急干嘛,我没事。

【冷暗雷】: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海无量】:训练完没来得及拿。

【百花缭乱】:嗯……这个理由到别的战队还能相信……

【石不转】:+1(毕竟叶修都能在训练室里抽烟)

【大漠孤烟】:+2(毕竟莫凡和苏沐橙都能在训练室里嗑瓜子)

【索克萨尔】:+3(毕竟陈老板都能拉魏前辈在训练室里看电视剧)

【夜雨声烦】:+4(队长说得对啊,毕竟他们训练的时候一有boss都能立马去抢)

【君莫笑】:呵,羡慕吗,死靓仔?

【迎风布阵】:哟,老叶,你还会说粤语?

【海无量】:估计他只会这一个词。

【海无量】:啊对了老林,我真的是没拿手机,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冷暗雷】:好吧就信你。

【海无量】:嘿嘿,下次不会了。

【冷暗雷】:嗯。

【鸾辂音尘】:诶,那啥,真的没人想知道叶神说了什么嘛?

【喻黄】给最亲爱的少天

设定为十赛季后的夏休期,喻文州在蓝雨宿舍给黄少天写的信。私设多。
ooc慎_(:з」∠)_

“亲爱的少天”
笔尖划过信纸带起沙沙声。

喻文州好看的手握着一支被磨得褪色的钢笔,认认真真的写着。
笔下的每个字工工整整,有点像初中生的字迹。

钢笔忽然写不出墨了,“天”字的末尾被拉得歪歪扭扭,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这支笔陪伴他有些年头了,好像在他还差不多是初中生年纪的时候,黄少天给他的生日礼物。

“那个时候少天还是个特别骄傲的天才,挺看不起自己的,”喻文州想着,“但是也只有少天记得我的生日,还一脸小傲娇【?】的把笔丢给我。”

想到这,喻文州眼底溢满了他都不曾想到的温柔。他还记得当他准备回家过生日的时候,是黄少天拦住他,对他说“吊车尾,这点苦都吃不下吗?喏,生日礼物,要是想走就走吧,连自己梦想都能随便放弃的吊车尾少一个也没什么。”黄少天可能没注意到他额上因为跑去买礼物而留下的汗水。

喻文州接过笔,忽然眨着眼问黄少天“少天不希望我走吗?”

“才才才没有,走吧走吧,反正是个吊车尾,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我走啦。”喻文州说完就背上包走了,经过黄少天身边时明显能感到低气压,他停下来说了句:“我就回家过个生日,会回来的。”语气是少年独有的却很少出现在喻文州身上的活泼。他待黄少天愣神时立马快步离开,或许是那时,在空气微暖的寝室门口,有位少年初次尝到类似爱情的味道。

风起了,吹动宿舍窗台上的盆栽,它随风舞动,飘忽不定,就似少年人摇曳的心事。

他抬起头,惬意安静的午后总是太容易让人想起从前。

他想起在蓝雨夺冠的第六赛季,黄少天和他表白,也是这样一个午后,黄少天不时看向远处的眼神,生硬牵强的过渡,和从网上摘抄的歌词当成的情话,这一切都令人着迷,引人犯罪【当天就犯了来着_(:з」∠)_】,虽然感觉像是不识世事的学生的告白,但只要是黄少天说出的,就都能挑起喻文州压在心里最隐秘的那根弦。

这些年喻文州一直在想,如果能再拿个冠军,就带黄少天去见家里人,黄少天也是这么想的,可他也没料到,叶修居然带了一队这么强力的新人回来夺得冠军。

他是有点失望的,最后还是黄少天来安慰他,黄少天说:“好了队长别失望啊,虽然我也有点失望来着,就当再给家人一点准备时间吧,其实叶不羞也挺不容易的来着虽然他又嘲讽又脸T还抢我们boss【以下省略…】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还有很多夏天,怎么可能拿不到冠军呢,你说是吧队长?”

“嗯。还有很多属于你我的夏天。”

喻文州敲着笔,回忆了很久。

要是少天在的话就好了,他想。

突然肩上一沉。
“想什么呢队长,话说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诶这不是我送你的笔吗,还留着啊,哇塞,队长你在给我写信吗队长,队长你说话啊,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好了少天,你当然是我最爱的人啊,我一直都在想你呢。”喻文州顿了顿,“我只是刚才想起了我们的过去。”
“想起了我们的夏天。”




可配合“【喻黄】给最亲爱的文州”一起食用。【此文请戳头像】

留个小红心和关注吧?(。・ω・。)

天啦噜心塞塞_(:з」∠)_昨天有个小天使捉虫后我去改,改了后发现发不出来了_(:з」∠)_

【喻黄】给亲爱的文州

设定为十赛季后的夏休期,黄少天在老家给喻文州写的信。私设多。
ooc慎_(:з」∠)_
  
  
“亲爱的文州”黄少天提笔写下这些零零散散甚至大小不一的字。
  
  沉思一会,他皱皱眉放下笔,将手中的有些泛黄的信纸揉成一团。
  
  他已经好久没认真写过字,签名除外。
  
  
  上一次写信好像是被家里人关起来不让他再去训练营吧,黄少天挠挠头。
  那时正值放假,黄少天被断了网,手机也没话费了,于是机智如他想出写信求助这个方法。可他当时不记得魏老大的地址,只好寄到蓝雨训练营去,并祈祷有人看到。
  
  信寄出去没几天,魏老大和蓝雨经理就来拜访黄少天的家,前前后后劝说开导了接近一周,他家人才勉强同意让黄少天继续参加训练营。
  
  黄少天问魏琛,魏老大你放假都不回家的吗?
  魏琛深吸一口烟,吐出朦朦胧胧的灰雾来。废话,我当然要回去啊,这次是多亏了喻文州那小子,不然指不定你还要被关多久啊,魏琛说到。
  
  是那吊车尾吗?黄少天没有太过惊讶。他想起了黑漆漆的走廊尽头那间训练室,夜深时总是有个被小瞧被嘲笑的温润少年坐在里面默默的自己给自己加训,陪伴他的只有那少年养一盆看起来很普通的盆栽。
  
  而现在没人再敢小瞧当初那少年,即使像叶不羞那家伙嘴里说着调侃嘲讽的话,和文州对战时却依旧很小心谨慎。
  
  
  
  想远了,不行不行,接着写信,黄少天摇了摇头试图把其他的想法甩出去。
  
  似是觉得有些闷,黄少天打开窗,夏日特有的阳光味和树叶味涌进这不算太大的房间。他坐回椅子再次拿起钢笔,笔尖划过信纸,留下海的蓝色。其实黄少天以前习惯用黑墨水,但在加入蓝雨之后,就喜欢用这种被戏称为“蓝雨蓝”的颜色。
  
  或许是因为这颜色很像喻文州队服上的颜色?【明明蓝雨队服都是一个色的吧,黄痴汉。】
  
  
  又想远了,黄少天拍着脑袋,想静下来认真写信。
  可是开着的窗户不仅送进了夏风,还送进了蝉鸣。
  
  
  黄少天的家人都出去了,家里四周静悄悄的,称得蝉鸣愈发悠扬。这与回忆里给喻文州表白时的蝉叫声逐渐重合起来。
  
  那天其实是被郑轩他们给坑了一把,反正坑得还挺和他心意。
  总之他心血来潮的表白了,喻文州也心血来潮的接受了。
  黄少天突然想起句歌词来“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现在好像能理解到意思了。
  
  
  啊,我怎么又在想其他的事了。黄少天看着空白的信纸和旁边一团团废稿,表示他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屁嘞,怎么笑得出来,快一下午就只有这点东西???
  
  肯定是蝉叫得太大声影响到我的发挥!这只蝉太吵了!本剑圣都没说话你还在吵吵个什么劲啊!
  
  算了不写了。黄少天把纸笔放到抽屉里,
  
  
  明天把我自己寄给他不就好了吗,队长一定会喜欢的。
  
  
  
  
  
  
  最后,蝉表示我哪有你吵,想见喻文州直说啊,这锅我不背。
  
  
  最后的最后,求一波小红心和关注(๑•́ωก̀๑)

【全员聊天体】论男女选手群的差别

私设有男选手群。
随手摸个鱼。
ooc慎,小学生文笔,乱七八糟的_(:з」∠)_

啊,最近没啥脑洞【哭唧唧】有人想点文吗?没有人点文我可就要开车了*罒▽罒*
  
  
  
  
  
〖女选手群〗:

【沐雨橙风】:有人吗,我好无聊啊。谁来陪我聊聊天( ・ˇ_ˇ ・ )

【鸾辂音尘】:沐沐(๑•̀ㅂ•́)و✧

【沐雨橙风】:小戴(ฅ>ω<*ฅ)

【风城烟雨】:沐橙,小戴,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剧?推荐下呗。

【叶下红】:云秀姐~最近有部《我的媳妇是男人?!》挺好看的(๑•̀ㅂ•́)و✧

【鸾辂音尘】:噫,听名字就不错●v●

【风城烟雨】:名字挺带感的,行,等会去看。

【谁不低头】:诶诶诶,大家觉得哪个牌子的防晒霜好些啊?

【沐雨橙风】:可怡要去旅游嘛?

【莫敢回手】:嗯,我和可怡打算过几天去海南玩玩。

【寒烟柔】: 其实雅斯兰黛新出的那款不错,就是稍微贵了点。

【谁不低头】:效果好就行,谢谢了啊~

【寒烟柔】:不客气。

【逐烟霞】:……这个群里都不聊点关于荣耀的事吗?比如说抢Boss什么的?

【沐雨橙风】:果果啊,抢Boss这种累活就让他们男的干去吧,在这群里就只用聊些女生的事嘛,比如说衣服化妆品电视剧之类的。

【风城烟雨】:+1

【叶下红】:+2

【谁不低头】:+3

           ………………

【鸾辂音尘】:+身份证号

【逐烟霞】:…………
内心os:原来你们是这样的职业选手Σ(っ °Д °;)っ

  陈果无语的看着女选手群里聊起了淘宝爆款,突然有些好奇男选手群里在聊些什么。
  
  于是她悄咪咪【?】地走到叶修身边。
       “诶叶修,让我看看男选手群行不?”
  
  “不太好吧。”
  
  “看一下嘛。”
  
  “我是在为你的眼睛着想。”
  
  “你这样说我会更想看的。”
  
  “……那好吧,保重”说完叶修耸了耸肩,就把聊天记录给调了出来。
  
  
  
  〖以下为男选手群聊天记录〗
  
【夜雨声烦】: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给我出来!

【君莫笑】:咋?

【夜雨声烦】:说!我刚才开着小号玩的好好的你为啥要带一帮子人来追我?!

【君莫笑】:因为辣眼睛。

【夜雨声烦】:不就是和队长一起开着小号在冰霜森林里告个白嘛!哪里辣眼睛了!你分明就是嫉妒我们!

【君莫笑】:呵。

【索克萨尔】:好了少天,没什么的,等会训练完了我们一起去逛公园。

【海无量】:呦,还逛公园,像单亲爸爸带着话唠儿子那样?

【夜雨声烦】:蛤蛤蛤蛤,瞧你这酸溜溜的,你也嫉妒我们是不是?

【海无量】:呵,@【冷暗雷】来老林,我们也来秀秀。

【冷暗雷】:点心大大想怎么秀?

【长河落日】:林前辈,现在是训练时间,副队让我来提醒你。

【冷暗雷】:……好吧,那等会见@【海无量】

【海无量】:等会见啊林大大。

【迎风布阵】:等会见?细思恐极。

【君莫笑】:今天临时要举行特殊训练!未经我批准不得擅自外出!不得将非本队成员带进宿舍!钦此!@【兴欣队员】

【海无量】:喂喂,叶不羞,自己CP见不着就要棒打鸳鸯吗?!

管理员【大漠孤烟】开启了全体禁言

【大漠孤烟】:吵死了。

【君莫笑】:双击666。

  “看够了?”
  
  “……我眼睛有点痛。”
  陈果觉得还是女选手群更适合她,以及,
  
  原来你们都是这样的男选手!【Ma De Si Gay】!Σ( ° △ °|||)︴
  
  
  
  
  
  求小红心和关注_(:з」∠)_